诉谷歌侵权 棉棉终审胜诉

时间:2021-06-21 18:19 阅读:

  1月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对国内首例作家诉谷歌侵犯著作权案作出了终审判决,认定谷歌公司为了谷歌数字图书搜索服务而对作家棉棉的作品进行电子化扫描的复制行为不构成合理使用,判决驳回谷歌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作出的谷歌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棉棉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6000元的判决。

  从起诉到终审判决,该案件历经4年多时间,先后6次开庭。

  中国作家的胜诉对以后此类案件的审理有着积极的意义。但另一方面,中国作家起诉谷歌公司作为一起涉外案件,诉讼难度之大、成本之高,令其他中国作家面对诉讼维权这条路时,依然止步不前。

  艰难诉讼4年开庭6次

  2004年,谷歌开始寻求与图书馆和出版商进行合作,欲扫描大量图书,打造世界最大的数字图书馆项目。这个项目受到了用户的欢迎,但也带来了很多问题,2009年,央视爆出谷歌数字图书馆项目涉嫌大范围侵权中文图书,涉及570位权利人。

  在此之前,中国的作家们对于自己被侵权一事几乎一无所知,新闻播出后,很多作家开始上网查询自己的作品是否被不合理使用,作家王莘(笔名:棉棉)发现自己的作品《盐酸情人》被谷歌公司擅自收录。

  2005年时,谷歌公司就因数字图书馆项目被美国的图书出版商起诉。棉棉发现自己被侵权后,并没有与谷歌公司进行过协商,不是不想,而是没有渠道,当时谷歌公司的国内网站上并没有办事处的地址或电话。

  棉棉最终选择法律途径为自己维权,2009年10月,棉棉找到了她的代理律师陈东坡。同年10月30日,棉棉与陈东坡律师一起公证了证据。

  “我们在公证处的电脑上登录,找到棉棉被扫描的作品,然后打印出来,装订成册,这是本案最重要的证据。”陈东坡律师说。

  2009年12月,棉棉委托陈东坡律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她成了第一个因著作权被侵犯与谷歌公司对簿公堂的中国作家。

  棉棉要求谷歌公司删除网上《盐酸情人》的内容,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5万元,精神损失费1万元。但谷歌中国表示,他们并不是“google.com.cn”的经营者,于是棉棉追加谷歌公司为被告,这一下,案件的性质就变了,谷翔公司与谷歌中国都在中国境内,但谷歌公司在美国,案件变成了涉外案件,从海淀区人民法院移送到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回忆这起诉讼的全过程,陈东坡律师觉得实在是艰难,这起案件先后在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3次,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2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1次,从提起诉讼到终审判决下达历经了4年多的时间。“涉外诉讼更艰难,所有的材料都要翻译成英文,送达的时间也很长。”陈东坡律师说。

  其间谷歌公司曾提出过和解,棉棉同意了,但谷歌方面始终没有拿出和解方案,最终和解失败。

  最终结果与主张差得远

  2013年12月31日,陈东坡律师收到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法院判决谷歌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棉棉经济损失5000元,诉讼合理支出1000元,共计6000元。他当即扫描了全部内容传给了目前在国外的棉棉。对于判决结果,棉棉没有表态,她只是回复律师“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努力”。“她满意不满意,我不太清楚。”陈东坡说。

  这个最终的判决结果,与棉棉的主张差得有点远。

  在将起诉对象进行了修改后,棉棉将索赔金额也做出了调整,从最初的经济损失5万元、精神损失费1万元改为经济损失26万美元、精神损失费6万余美元,这样的调整是有依据的。“最初主张5万元的赔偿是我们给的建议,在侵权人的获益程度和被侵权人受害程度都不确定的情况下,中国的法律只支持50万元以下的赔偿,作为一本书,毕竟属于小范围的侵权,我们估计法院不会支持太高的赔偿金额,所以建议她索赔5万元。”陈东坡律师说。

  但在开庭后,棉棉才知道,自己的作品不是被片段扫描,而是被全部扫描了,传播的范围不仅局限于中国,而是全世界。侵权范围的扩大使棉棉决定提高索赔金额,“全书一共26万字,所以索赔26万美元,每个字1美元。”陈东坡律师说。

  至于精神损失费索赔金额的提高,陈东坡表示,棉棉当时认为她的作品被片段阅读,破坏了作品的完整性,她在十几个国家都出版过作品,这种做法会影响作家的名誉和社会评价。陈东坡清楚中国的法律目前并不支持著作权侵权案件的精神损失索赔主张,但他同时知道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内部有文件,对于特殊案件会酌情考虑精神赔偿。“但是这一次没考虑,这是终审判决,必须接受了。”陈东坡说。

  胜诉意义

  行业大佬也得讲理

  该案刚立案时,棉棉曾接受过媒体专访,她表示,起诉是一个冷静的决定,而她起诉的目的,除了索赔,还为了跟谷歌这样的行业大佬讲道理。

  棉棉当时接受采访时说,美国时代华纳属下小布朗出版社出版了她的作品《糖》,谷歌只扫描了封面,而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出版的《盐酸情人》却被扫描了若干片段(那时棉棉还不知道《盐酸情人》是被全部扫描了),对于这种区别对待的做法,棉棉说她闻到了“骗子和混子”的味道。对于棉棉所说的区别对待,陈东坡律师表示,虽然没有更多案例可以证明,但谷歌公司在国外做类似操作时确实会考虑更多。

  棉棉还明确地表达了对“以关键词来截取片段介绍作品”这一方式的反感,并希望谷歌公司不要再为自己的侵权罩上“宣传作家”的外衣。“他们不能认为自己是老大就说了算,这种介绍文学作品的方式在我看来非常野蛮。”棉棉在当时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如今棉棉胜诉,虽然赔偿金额较低,但对于中国作家维护自己的著作权依然有着积极的意义。

  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谷歌公司一直强调,扫描《盐酸情人》是跟美国斯坦福大学图书馆合作的项目,而且是为了建立数字图书馆,但并不能出示与斯坦福大学的合作协议。我国《著作权法》规定,图书馆出于工作需要进行数字化扫描不属于“不合理使用”。“审理过程中,法院就是在这一点上犹豫不决,终审判决书则做出了明确说明,无论有没有合作协议,谷歌的此类行为都属于不合理使用。”陈东坡律师说。以此为范本,以后同类案件审理的时间成本和难度都会大幅下降。

  中国文著协

  希望建立惩罚性规则

  向谷歌维权的除了棉棉,还有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作为我国唯一的文字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文著协代表着一批维权作家发出声音。

  中国文著协与谷歌的谈判也由来已久,自2009年11月开始,中国文著协代表部分涉嫌被谷歌侵权的中国文字著作权人同谷歌进行了三次会谈,第四次会谈被谷歌单方面取消,此后再无明显进展。

  棉棉的案子也得到了中国文著协的关注,中国文著协总干事张洪波还曾去旁听过庭审,可他觉得,对于大多数作者来说,即便能胜诉,法律诉讼仍是他们不愿选择的维权方式。“涉外诉讼成本太高了,付出的可能是获得的几十倍,真不是每个作家都有这个经济实力承担得起的,目前就我所知,还没有作家想提出诉讼。”张洪波总干事说。

  对于针对谷歌公司的维权,中国文著协一直没有放弃,但现在取证难度又增加了,“谷歌退出内地去了香港,好多东西查不到了,我们只能看情况再确定下一步要怎么办。”张洪波总干事说。

  在过去的一两年里,中国作家在维护著作权方面还是取得了一些成绩的,最提振士气的莫过于2012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有限公司诉苹果公司侵权案,一审苹果公司败诉,判赔52万元。但张洪波觉得,对于个体作者的判决,赔偿金额依然偏低,起不到遏制侵权的作用,“李承鹏、韩寒这些作家诉苹果也都胜诉了,但是赔偿只有几万块钱,不足以惩罚侵权行为。我们希望可以建立起惩罚性的规则,使侵权赔偿达到正常使用费用的数倍,震慑侵权行为。”新报记者顾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