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人类应共享基因组

时间:2021-06-20 20:32 阅读:

  编者按 被誉为改变世界计划的“人类基因组计划”已临近最后的冲刺。关于基因专利、基因资源的论战和争夺也接近白热化。日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杂志刊发了美国一学者提出的建立基因研究“无知识产权区”一文。现将该文摘译如下,供读者参考。

  尽管“公共物”的概念传统上是指共有财产,但这种观点同样适用于共有的知识资源。1799年发现的罗塞塔石碑上面依次用三种古文字刻出了内容相同的文章,它是帮助语言学家最终解读湮没已久的古埃及象形文字的一把钥匙。设想一下,如果有人企图把石碑砸成一块块的,作为私有财产保管起来,那该是什么情形。像这样的计划即便不摧毁资源,也会明显地削弱资源的核心价值。

  不幸的是,这恰恰就是目前发生在人类基因组研究上的情况。因此,解决人类基因组专利授予与否问题的关键,是把它作为一项重大的公共政策问题来对待,而不是视为单纯的法律或科学问题。首先,人类基因组是人类传承的宝贵遗产,仅此一个原因,它就应该得到特别对待。第二,破译人类基因组的计划已经进行了十多年,最终将耗资约30亿美元的这一计划一直是一个公共资助项目的特殊使命,公众完全有权要求基因组得到明智的利用。最后,随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类基因组完整工作草图于近期完成,我们必须认识到现在是行动的时候了。如果我们采取的政策能使强大的商业利益推动力与公共利益达成平衡,我们不但可以避免一大堆诉讼,摆脱无休止的相互攻讦,而且还可以加速新一代药品和治疗手段走向市场。为此,要立刻采取行动。

  建立世界上第一个“无知识产权区”人类基因组计划起始于1988年,计划要破译所有人类基因并建立一个共享的知识资源,为21世纪的医学奠定基础。现在应该通过建立世界上第一个知识产权禁行区或者叫“无知识产权区(IP—freezone)”,并以法律形式把这种地位固定下来。特别是美国政府应该下令,基因组的原始序列数据不得被私有化。

  在过去的几年里,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验室所构成的网络一直是在测序完成24小时之内就在GenBank网站上发布经解码的核苷酸碱基对。这一政策保证全世界的研究人员都可以免费获取这些基因组数据,并且打消了对这些宝贵的原始数据保密或者独占的诉求。

  既然人类基因组计划已经做出了数据公开发布这一令人赞赏的承诺(因此事实上也剥夺了对原始数据提出专利诉求的权利),那何苦还要再制定相关的法律呢?这是因为一个无知识产权区的正式建立将创下一个至关重要的先例,即某些宝贵的信息资源必须对私有权说不。

  随着更多的人认识到世界潜力巨大的信息资产(特别是那些参与某一特定高技术部门竞争的各方都需要的信息资产)能够被集中和共享,事情就会更好办。由于人类基因组的原始序列作为知识的一个分类,已经被普遍认为是值得这一特殊待遇的,这就使它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用法律来规定的无知识产权区的一个理想候选者。

  暂停基因专利活动最为紧迫的任务是要明示:在一个基因取得专利之前,必须证明这一基因可以造福大众,即可以向市场投入一种新产品或新发明。在我们的法律框架里,这一原则被定义为专利的“实用性”。

  一个充满希望的迹象是,专利局长Dickinson建议在审查方针上增加三个词来略微提高“实用性”的标准。要想取得人类基因组领域的专利,申请人必须详述基因“实际、具体和可靠的”用途。尽管这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但专利局还能够并且应该做得更多。

  建立许可证发放制度基因专利申请数目猛增最令人担忧的就是专利的“排他性”权利对医学领域构成的危险。为了避免这种最坏的可能性,我们需要一种强制性的许可证发放制度。改变许可证发放规则有助于确保未来的研究人员享有下列权利,即研究人员不仅可以观察基因组,而且还可以利用基因组所包含的信息来开发重要的产品。在强制性的许可证发放计划里,专利权人仍然可以获得补偿,但不再拥有排除他人从事提高大众健康的研究的权力。在这方面,国会需要制定新条例,细化许可证收费的指导方针,或者还可以让公共部门的研究和商业研究采用不同的支付标准。

  建立分区管理委员会人类基因组管理是一项重大的公共政策问题。企业人士、律师或科学家无法独立解决。而需要一个由来自公私两个部门的利益相关者,如科学家和非科学家,共同组成的团体充任基因分区管理委员会。

  为什么称之为“分区管理委员会”呢?这是因为分区管理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它向人们展示了如何建立和执行社区标准来规范管理私有财产的准则。开辟纽约市中央公园的建议甫出,就受到质疑:怎么能在一个世界上最醒目的城市中保留多达700英亩的不动产呢?建成公园的土地似乎太宝贵了,但是历史表明,对于曼哈顿的居民来说,中央公园的价值远远超出了这一资产的货币价值。

  正如分区管理的做法可以通过平衡公私两部门的需求来增加社区价值一样,我们也需要一个公共政策团体担负起以下任务:平衡和扶植公私部门之间的伙伴关系,正是这种伙伴关系把对人类基因组的研究推进到如今这么远。

  把公众健康放在第一位归根结底,最重要的就是要记住公众健康是人类基因组研究的首要使命——无论是民间研究还是公共研究。虽然利用专利对私营企业和大学的刺激作用来加速开发工作很具有诱惑力,但是由于基因的所有权最终将影响保健产品的公平扩散,因此从长远来看,还是要对这种势头加以遏制。

  人类基因组已经引发了令人焦虑的政策问题。我们有权对我们的遗传健康信息保密,从而保护自己免于保险公司和工作单位的基因歧视。正如基因专利诉求一样,这些逐渐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也要求新的解决办法和前瞻性的公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