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销人给了她一个女汉子的雅号

时间:2020-05-14 06:33 阅读:
  5月8日到三角供销社寻访,简略寒暄之后,供销社主任冯敏军说声抱歉:“合作社几个社员约好4点钟去田头塘头。”她说的合作社是三角供销社带领当地农人兴办的农腾饲养专业合作社,也是三角供销社助农服务中心的一部分。我们跟着她同行,一路看着她一次次扎进地里,跟种饲养社员商议化肥、农药、增氧机等事项,泼辣得像个农妇。但其衣着样貌,又与普通农人截然不同。
  
  供销人给了她一个“女汉子”的雅号
  
  到了种饲养社员李庆南的71亩苦瓜地,冯敏军操起采摘苦瓜的大桶,挎在肩上,钻进瓜丛,跟着李庆南一起采摘,分析苦瓜近期一天一个价的行情,以及对肥料和农药要求等。
  
  李庆南携247亩鱼塘菜地入社,还有几百亩鱼塘。他说参加合作社成为社员,由于供销主渠道供给了可靠又优惠的化肥、农药等农资,自己一个电话,冯敏军就组织将农资送到田间地头,社员之间共享各种市场信息,还能及时获得农机等补贴。
  
  李庆南死后,是中山市供销社系统2个助农服务平台和8个助农服务中心的交心服务,及累计惠及的13558亩农资农技服务面积和10373户服务目标。
  
  5月12日,记者再次深入三角供销社时,冯敏军又在忙着为社员安排化肥农药,电话不时响起。就在前一天,她刚刚给结民村社员杨结旺送去2台水车式增氧机。
  
  看她走路带着风,记者跟在死后有些费劲,心里暗暗佩服,她也是快50岁的人了,身上怎样有使不完的劲!
  
  跟供销人沟通,他们送冯敏军一个“女汉子”的雅号,不约而同说起2018年超强台风“山竹”突击那天晚上,冯敏军晚上值勤睡在供销社办公室。供销社老旧的窗户挡不住暴虐的台风,玻璃块哔哩哗啦坠落地下,旁边的银行警报系统狂响,银行负责人找上门来。冯敏军说,至今回想起来都有点后怕,但再让自己挑选一次,还会义无反顾地坚守,“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女承父业接过供销社接力棒
  
  冯敏军的作业经历异常简略,1989年高中毕业后,在石岐无线电总厂作业过大半年时刻,就于1990年4月考入供销社作业,从出售学徒干起。
  
  从城区回到农村,周围的人对她这个挑选多少有些不理解。她回到家园时,供销社已经衰败,位于昔日三角最富贵的大地路的供销社路段,已经由于街道狭隘难行,年轻人不常去了。
  
  但冯敏军是一个重爱情的人,她的少儿时期是在供销社度过的,当时她的父亲冯俭和就是供销社副主任。只要一有空,冯敏军就会陪着父亲在日杂店、农资铺跑来跑去,供销社俨然成了她的第二个家。
  
  “小时候供销社很光辉的,店内百货应有尽有,但我们买油、火柴都要凭票才干购买。”冯敏军回忆起当年的细节,眼睛里透着振奋。
  
  她说,供销社是她上学必经之路,常常上学放学路途中,路过现在的供销社助农服务中心(原三角供销社糖烟酒副食门市部)门口,望着里边的富贵与热闹,心里就暗暗想,长大以后自己也能在这个当地作业就好了。
  
  老员工临终嘱托让她决议永不放弃
  
  “我从前想过离开。”
  
  冯敏军说担任主任后,自己从前不坚定,“一方面由于供销社遗留下来的前史债款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另外一方面由于岗位工资待遇不抱负。”
  
  这种内心挣扎于2010年结束。那一年,冯敏军担任供销社主任一年了,供销社老前辈梁桂深离世前,给她留下一份嘱托。
  
  冯敏军清楚地记得那是2月11日,梁桂深的妻子颤颤巍巍来到冯敏军的办公室,手里攥着梁桂深亲手写的一张纸条。原来,78岁的梁桂深患了舌癌,即将不久于人世,他想在临终前再见冯敏军一面。冯敏军赶去看望,梁桂深立刻紧紧握住冯敏军的手,又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好好干,认真干,把单位做的更好”。
  
  这份嘱托带着一代供销人的期待,还有许多农人的期望,如千钧压顶!冯敏军说,面对白叟的信任和重托,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就在供销社干下去,干到退休那一天,一定要把供销社做起来。